Judas宣佈夥拍柳重言 Busking二重奏,勢要趕走大媽噪音

大媽近年既衝擊已經招致有聲音要求索性取消行人專用區,寧願路窄亦唔想一路行一路忍受噁心大媽舞,變態大叔圍觀阻塞道路,甚至要求立例管制街頭藝人,還大眾一遍寧靜舒適生活環境。受影響既卻係一班熱愛音樂,而且才華即使未算能夠登上舞台,亦仍能令你駐足停低細聽幾分鐘既年青人,如果扼殺街頭依個最廉價卻最能夠分享自己喜悅既表演場地,扼殺年青人少少舒壓既機會,其實對社會亦係不良影響。

而郁 D都過千LIKE 幾百CM 既街頭Busker “"Judas Lau"" 僅僅幾個月已經做到網上熱話,現場圍滿Fans舉牌尖叫,早前更獲香港音樂之父柳重言賞識為佢填詞,創作第一首屬於自己既音樂。而Judas 更宣佈會同柳爸街頭共演,希望將真正既音樂帶比大家,簡直係同街頭大媽下戰書。

香港街頭群魔亂舞都唔係依一兩年既事,由其旺角仲衰過當年廟街,最能夠感受大媽熱浪比任何妙齡少女更hot,熱到影響公共秩序,廣場舞、奇特衣着、紅歌、擠眉弄眼…..當99%大媽仲恐怖過李私煙係度裸露扭屎忽花,個喇叭嘈到去油麻地都聽到既垃圾音樂,唔少人認為真係不如取消行人專用區。大媽之所以被排斥,究竟是本身有礙觀瞻先天性被歧視,還是所播音樂品味不符合民情,令市民寧願包容噪音也不能包容空氣被染紅?大媽引伸的問題如公共空間的利用、街頭表演應否有惡俗與優美之分,左翼、街頭音樂人與支持驅趕大媽的文化人各有話說。

而今次擁靚聲兼有唱功既Busker “"Judas""將為香港人帶黎真音樂,真係用歌聲感化人類,柳重言一首「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」隨時搞到班大媽跑埋變Fans黎尖叫。"

希望Busker 依個名字,可以改變一下現況,令人明白香港有好多有心既真正街頭藝人,只係被一班收陀地收維穩費以佔領旺角為目的既大媽大叔,意圖扼殺年青人甚至香港人平凡生活,強迫面對低俗噁心的表演。Judas & Jim可能只係第一個,希望可以有更多更多Busker 會為自己夢想需站起來,希望香港人聽到悅耳既音樂可以停低幾分鐘欣賞,拍手支持一下年青人。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29)